篮球欧冠联赛 > 無限命運使者 > 第99章 病毒末世下的蠱女 1

娆у啝鑱旇禌璧涚▼琛?:第99章 病毒末世下的蠱女 1


  等到黃奇意識恢復的時候,自己是低著頭的,而身體上也傳來一陣局促之感,就像一個從沒有見過世面的人,猛然的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好像有些慌張。
  感覺自己現在的狀態有些不知所措,手捏著自己的衣角,使勁的揉著。
  感受到這個動作,黃奇忍不住暗道:“呸,整個一個娘們行為,一個大男人竟竟然扭扭捏捏的捏著衣角,什么玩意?!?br />  但此時的身體主人是他,自然不會一樣像女人一樣的擰著衣角,很快的平復了心情,身體逐漸的放松了下來,消除了剛才身體傳來的那一種局促之感。
  等到他放松的時候,就感受一也明白這到讓人極為難受的目光,總感覺是那么的不舒服,心中頓時有些微怒。
  心念電轉,也知道這是什么原因,剛才因為緊張,所關注的全在自己的局促之上,沒有多余的心思去關注外界,身體才感覺遲鈍,自然感覺不到外來的信息。
  就像人經常感覺到自己這里難受,那里不舒服,身體大部分的精力都會去平復這些事情上,沒有了多余的精力,外界的一切都很難感受得到,所以對于外界的一切,根本沒有反擊的能力。
  而這也是一些人慣用的手段,就是先將人打擊一翻,然后再進行攻心,施展他的目的。
  原主會被打擊,但黃奇不會,這種目光他見得多了,如果自己有余力,甚至會反擊過,來個以牙還牙。
  但現在情況未明,自己剛過來,只能將這些人記下,等到以后再處理,或許這道目光的主人也與任務有關。
  隨即就順著目光的源頭看了過去,一個臉上抹的油光粉嫩留著少爺頭發型的年輕人,正斜著眼睛厭惡的看著他。
  沒錯,就是厭惡,就像看到了什么讓人討厭的東西,很是嫌棄。
  年輕人高高瘦瘦的像個干柴棍,讓他想起了他在上一個世界經常練的武器,鞭桿,配合上他那個少爺頭的發型,讓人很容易認為這人是被榨干的。
  而鞭桿人發現他的目光的時候,神色瞬間變幻,給他漏出了一種笑容,好像要表達出一副如沐春風,自以為很帥的樣子,但在黃奇眼中,感覺到一股惡寒,有一種反胃的沖動。
  但不管怎么說,這種目光消失了,黃奇也就不再去看他,而是四下望去,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似乎看到了黃奇不理會他,或者與以往的反應不一樣,黃奇從鞭桿人的眼中發現一絲微怒,接著冷眼看了他一眼,轉過頭去,繼續與周圍的幾個人說著話。
  沒了異常事物,作為一個已經經歷了兩次任務的他,已經總結出了一套做任務的方法。
  首先要做的是確定自己所處的環境,然后再找安全的地方查看記憶,找出原主的執念,再尋找源頭完成任務。
  雖然他有屬性欄這種科幻的東西,但所做的任務并不科幻,任務只能給個大概方向,沒有那些條條框框的指示。
  具體如何,還要自己去考慮,這雖然增加了難度,但靈活了很多,有更多的機會讓他去研究其中的原理。
  在前兩個任務的時候,的確讓他費勁了心思,但經過兩個任務的歷練,也成長了許多,對這次的任務,怎么說都有些自信,不像剛開始的那樣慌張。
  等他發現的周圍的情況后,頓時皺了皺眉,不知道這是哪里,但肯定有大事發生。
  他所看見的是貨物灑滿了一地,貨架橫七豎八的在地上扔著,判斷出這里是一家超市。
  似乎遇到了什么災難一般,而貨物之中,幾個根鞭桿人差不多年齡的男女正在翻找著,所選取的東西都食物和水為主。
  幾個人一人拿著一個登山包,已經裝的鼓鼓的,還不停的往里塞,似乎逃荒的難民一樣,還有一個人站在一邊呼幺喝六的指揮著,深怕不夠似的。
  門口還站著兩個人,一人拿著一個棒球棍,警惕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而就就在黃奇思索之際,忽然一道隱若現的血腥味從他鼻子里鉆了進來,也是這一絲血腥味,讓他瞬間警覺起來。
  第二個世界很少聞到血腥味,但在第一個世界,千百人的戰斗都經歷過,甚至萬人戰場也參與過幾次,對于血腥味的早已熟悉無比,而正是這一絲血腥味,激起了他第一個世界養成的警惕性,瞬間戒備起來。
  仔細的感悟了一下血腥味的來源,正是超市外面,他知道,外面肯定發生了戰斗。
  準備向血腥味相反的方向去,遠離一點這種血腥味。
  因為他知道自己目前的身體體質,很弱,若的不是一般,雖然他可以判斷出自己是成年人,但遠不像一個成年人該有的力量,身體帶有一種入不敷出的虛弱,似乎有身體正在內耗。
  以他對醫術原理的了解,這肯定是內部出了問題,不然也不會這樣虛弱。
  在看看周圍幾個人是不是的對他投來一種嫌棄的目光,就知道自己在這里并不怎么受歡迎,也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有些不妙。
  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周圍,似乎在超市后面還有個門,就想過去看看,從那邊能否離開,因為他在這個環境中實在感覺不怎么安穩。
  至于不安穩的因素,并不是環境有多危險,而是人。
  心中正想著先離開這個地方,然后找個沒人的地方翻看原主的記憶,且不說怎么完成任務,起碼對這個世界有一定的了解才行。
  不然煉眼抹黑,什么都不知道的話,萬一做了什么不該做的,而恰好是關于任務的,只能徒增麻煩。
  而他剛動身沒幾步,就有一道聲音從一般傳來:“吆喝,我們的黃大小姐就是高貴,我們都在這干活,她還一副悠閑的樣子,當這里來旅游的?!?br />  聽到這個聲音之后,黃奇并沒有理會,黃大小姐,一聽就是女的,肯定不是自己,所以并沒有理會。
  但接著感受道幾道嫉妒或者不服氣,甚至惡意滿滿的目光投放到了他身上,讓他覺得有些不對勁。
  雖然現在的身體有些弱,但他經歷了兩個任務,而且意識有所增長,又知道一些無感六通的技巧,對各種帶有個人情緒的目光極為敏感,很容易就感受的到。
  在身體素質恢復之后,甚至可以從這種帶有個人情緒的目光中判斷出一個人的想法,此中技巧稱為讀心術,是一些騙子或者術士,還有一些神秘學派慣用的手段,原理也就這樣,說出來一文不值。
  只要將身體恢復到泰然自若,全身舒暢的地步,然后慢慢感悟自己的心神,就能感覺到別人的情緒,如果反推過去,就可以知道人什么想法。
  只要方法正確,即使一個普通人,鍛煉上十天半個越也能做到。
  他現在雖然沒有鍛煉過,而且身體內部有內耗的現象,如果是一般人,肯定對這帶有個人情緒的目光反應遲鈍,但他自我意識強大,而且也知道這種原理,所以也感受的到。
  心中頓時有一種不好的感覺,如果判斷沒有錯的話,黃大小姐,說的應該就是自己。
  為了驗證這一想法,慢慢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前,而胸前的凸起的地方,讓他只感覺到眼前一黑,差點栽倒在地。
  好在他還算心神強大,穩住了栽倒的勢頭,身體雖然穩住了,但內心還是有些接受不了。
  剛才的時候低著頭,并沒有發現這回事,或許是因為胸小的緣故,并沒有發現。
  而經過身后這群人的提醒,才反應過來,一個讓他你那已接受的念頭出現在腦海中:“這次的原主是個女人?!?br />  而接下來,又聽到身后有一個人女人的聲音說道:“飛宇老大,你看她那個樣子,走路都走不穩,現在外面喪尸遍地,帶著她就是一個累贅,肩不能背手不能抗的,我就不知道你為什么非要留她在隊伍里,何不將她扔在這,讓她自生自滅好了?!?br />  緊接著,又有一個男人的聲音也附和著說道:“飛宇老大,不是我多說話,我們現在的速度已經夠慢了,帶著她會更慢,如果她再繼續待下去,我們的隊伍里的怨氣會越來越大?!?br />  而他們所說的飛宇老大,根據黃奇判斷,應該是那個油頭粉面的鞭桿人。
  鞭桿人并沒有說答應,也沒有說拒絕,模棱兩可的說道:“大家在一起不容易,而且都是一個學校出來的,多她一個不多,少她一個不少,想去做事,等忙完再說?!?br />  而兩個男女似乎并不滿意,一副怨言十足的樣子,繼續的說著什么。
  在一邊的黃奇只是聽到了這些,但并沒有多想,而此刻他陷入了內心之中的交戰之中,感覺整個人都凌亂了。
  也意識到在降臨之前為何枷鎖雕像反應那么快,甚至給他一點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等到他說出答應,就立即將自己傳送到了任務世界,連多余的話都沒說。
  降臨之前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因為枷鎖雕像的行為太反常了。
  而且任務欄的那一項寫著‘病毒末世下的蠱女’幾個字,應該是任務的名稱。
  但任務身份卻是女人,也明白枷鎖雕像為何如此了,肯定是害怕自己多問,知道這次任務的原主是女人之后,肯定會徒增麻煩。
  而且黃奇也知道,雖然他認為男女都是人,但一下子從男人變成女人,還是很難接受。
  但事實上,自己這一世任務的原主就是女人。
  事實如此,徒之奈何,整個人都感覺昏昏沉沉的,現在的想法就是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的靜一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