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欧冠联赛 > 人間太息山 > 第179章 鎮壓

娆ц仈鏉洿鎾?:第179章 鎮壓


  玉如意是一件極為強大的法寶,橫亙虛空,壓迫的天地都在震蕩,梅花直接破滅紛飛無數。
  陳青當頭受到壓迫,感覺巨大的壓力傳來,也止住了追殺的腳步。
  身后的女子同樣是結丹之境,雖不如楚天闊,但也相差不遠,有這玉如意出手,更是極強。
  當!
  陳青直接揮動拳頭,金身符文凝聚在手,凝成金色的拳光,砸在玉如意之上。
  將落下的玉如意頂撞了起來。
  他眸中金色光芒閃耀,轉過頭看向那神情倨傲的女子,眼中刺出兩道金光。
  這是元神之力,化作如劍神芒,洞穿虛空攻擊那人的元神,比方才對那盧姓女子出手更加直接。
  “元神攻擊么?能奈我何!”
  然而,那女子似是早有防備,渾身彌漫起一陣霧氣,將兩道神芒擋下。
  “專門守護元神的法器么?”陳青低聲道。接著,他又冷笑,“那我便直接斬了你?!?br />  轟!
  他再次出拳,武道意志流轉,凝為拳意,一拳轟出,打的天地都在震顫。
  拳芒裂空,如長虹貫日,直擊那女子而去。
  那女子面色冷漠,周身發光,如起風雷,化作一道光幕,擋住拳芒,同時召回玉如意,再次砸向陳青。
  楚天闊見狀,穩住身形,不再后退。
  他張嘴,從腹中吐出一枚玄藍色的寶珠,散發的極為濃重的黑色水氣,彌漫八方,將他的身形都掩蓋住了。
  這枚寶珠極重,始一出現,就壓的虛空都在震顫,仿佛承受不住它的重量。
  “玄元寶珠,由一元重水煉制而成的玄元寶珠,這可是一件重器?!庇腥嗽誥?,認出了那件法寶。
  “給我死吧!”
  楚天闊怒吼,面容猙獰,掌控著玄元寶珠砸向陳青。
  這件法器實在強大,比那玉如意還要恐怖的得多,壓塌了虛空,帶著一股暗藍色甚至偏向于黑色的神光出擊。
  “楚天闊,兩個結丹修士圍攻一名筑基境修士,你要臉不要!”
  蕭道乾也是怒了,以手為筆,虛空畫符,直接就要出手,鎮殺楚天闊。
  他很強,雖然結下大道神丹的時間不算長但是天資遠超楚天闊,如今同樣不弱于他。
  “元符道劍?!?br />  一道金色的神符瞬間劃出,閃耀金光,如同一把天劍,直接斬碎了虛無。
  天符宗專修符文之法,不只是符箓極多,自身就算沒有法寶,同樣可以攻伐無雙。
  當!
  楚天闊轉身,施展大羅仙光,將元符道劍擋下。
  大羅仙光護體,與一身金色符文流轉的蕭道乾對峙。
  “蕭兄,無需你出手,我自可鎮壓他們。我也想試試,如今我的實力到底有幾分?!?br />  陳青的聲音傳來,依舊十分的自信強大。雖然以一敵二,但他依舊穩住。
  他要以己身去抗衡,看看如今的自己,到底有多強。
  這不是他自負,而是對于自己的考驗和試煉。
  道基初成,未曾經歷過戰斗與磨煉,豈能說是有成!
  “區區法器,真以為能鎮壓我么?給我破!”
  陳青武道意志流轉,氣血如龍,元神如不朽的神山,任你風吹雨打,雷霆加身,我自巋然不動。
  轟!
  陳青直接出拳,近身之下,一拳轟在那玉如意之上。
  咚!
  咔嚓!
  金身符文凝聚之下,直接將那道玉如意打的裂開了。
  他繼續出拳,得理不饒人。
  接連數拳出擊,直接將那如山岳般龐大的玉如意打爆了。
  青玉碎片灑滿天地,化作點點神光消散無蹤。
  那女子法器被毀,當即受了反噬,隱在霧氣中發出一聲悶哼。
  陳青翻過身,凝聚金身符文,同時催動法力,拳放金光,手握烈陽,悍然出擊。
  大日神拳!
  驕驕烈日,于拳上爆發,金身符文的光芒都被掩蓋。
  轟!
  他的拳頭與那玄元寶珠悍然碰撞,烈火觸水,自有水霧氤氳。
  “武道強橫如何?太陽法力又如何?玄元寶珠,一元重水,便是克制你這等人的無上利器!”楚天闊面上冷笑而瘋狂。
  被一個筑基境的修士鎮壓追殺,對他而言已是奇恥大辱,此刻又如何能放過陳青。
  那玄元寶珠為眾水之精,極為厚重強勢,在烈日之下,竟然都沒有蒸騰。
  陳青感覺自己的法力竟是隱隱有些被克制之感。
  不過,也僅此而已。
  他繼續出拳,接連轟擊,大日神拳比方才更加強橫許多,金色的神光照耀下,積雪山頭瞬間融化。
  楚天闊見太一竟沒有被克制,更是面色難看。
  要知道這玄元寶珠由一元重水煉制而成,看似只有拳頭大小一顆,實則重逾萬鈞,只要放開,輕易便能壓塌一座山脈。
  不曾想,這個只有筑基之境的小子,竟然能扛住。
  他的肉身,到底有多強!
  忽然,他面色一變,驚呼出聲!
  “怎么可能!”
  在他眼前,那顆強橫無比,幾乎無人能扛的玄元寶珠,竟然被打的裂開了。
  “羅天教眾,愚蠢無知。區區一顆寶珠而已!”
  陳青冷笑,最后一拳揮出,如大日傾塌,轟然落下。
  砰!
  玄元寶珠應聲而碎。
  “不!”
  楚天闊當即咳血,這可是他留作殺手锏的性命交修的無上法器,竟然被人打爆了!
  觀戰之人也是面色巨變,一個個驚呼神情變化極大,倒吸涼氣,感到不可思議。
  “這是人還是一頭兇獸,怎么會這么強大!”
  “他是怪物么!那可是一元重水珠!”
  連蕭道乾和玉道心都是震驚的難以言喻,他們知道太一會很強,但是不知道,竟會強到這種程度。
  楚天闊連連倒退,大受創傷。
  陳青再度追擊,勢要將他擊殺。
  “住手!”
  那倨傲女子也是面色大變,趕緊出手,打出一道大羅仙光,轟殺陳青。
  陳青反手,捏著印決,打出一記太陽仙印,金色仙光同樣出擊,擋下銀色仙光。
  他面色低沉,狠狠盯著這女子,接二連三出手,真當他殺不了人么?
  那女子被陳青一盯,當即后退。
  而另一邊,那個被陳青一耳刮子打的臉都腫了的盧姓女子,終是再度開口,道:“我等可是羅天教弟子,你敢傷我們,整個東土都沒有你容身之處?!?br />  羅天教,對于這幫人,陳青是半點好感也無,此時此刻,還想著以羅天教之名壓他。
  陳青說道:“好大的口氣,莫不是你羅天教已經凌駕大唐帝國之上,號令東土了么!”
  他停下身形,不再追逐擊殺,靜靜看著那兩人。
  楚天闊見狀,松了一口氣,趕忙與那兩個女子合身一處,共同面對陳青。
  那盧姓女子見狀,只以為陳青攝于羅天之名,不敢再出手。
  半張臉腫的老高,卻也不掩其矜驕怨毒之色,她道:“世人皆知,我教如今與大唐帝國交好,我教太上長老乃是大唐皇室長老供奉,修為登天,一令出,天下誰敢不從?!?br />  “你若此刻束手就擒,我可以饒你不死?!?br />  陳青啞然失笑,搖頭,像是看白癡一樣看著那個女子。
  難怪會被攛掇來挑釁自己,這種腦子,不利用她利用誰?
  其余人也同樣如此,如今到了這個地步,誰會覺得這個才不過筑基的男子會怕了他們?
  若是心有畏懼,何必一開始就出手?
  楚天闊有些心驚肉跳的感覺,因為,陳青再次動了。
  赤金仙劍被他掌握在手,一步步前行。
  “站??!你再上前,我教道子頃刻而至,便將取你性命?!蹦橋又站炕故敲靼琢?,見陳青提劍而來,慌了神。
  “盧師妹,快走?!背燉站渴強闖隼戳?,眼前之人,真的對他們起了殺心。
  “走?往哪里走?”
  “殺!”
  赤金仙劍激射出一道巨大的的金色劍氣,將身前大地都展開了。
  劍氣鋒銳無邊,蘊含太陽法力,如烈陽神芒,劍氣過處,可見水汽蒸騰。
  楚天闊伸手,想將盧姓女子拉回來,不過劍氣即將臨身,他也不敢硬扛,松開了手。
  噗!
  劍光閃過,那盧姓女子一條右臂直接被斬下,鮮血飛灑。
  她的眼中露著恐懼,連連倒退,已然連話都不敢說了。
  陳青看都沒看她一眼,直接從她身旁走過,追殺楚天闊和那倨傲女子。
  噌!
  劍氣橫空,直指楚天闊,要斬他頭顱,取他性命。
  雖然驚懼,然而楚天闊終究是結丹境修士,絕對不算太弱,反應足夠快。
  大羅仙光凝實,化作護體神光,凝聚在身后,擋下了這一劍。
  可惜,楚天闊大羅仙光修行不到家,陳青一劍劈開,一身橫飛出去。
  另一邊,那倨傲女子再次放出一套法寶,是七把如同翠玉一般的飛劍。
  劍光盈翠,如碧水一般清澈,在天地之間斬出一片碧綠水光劍幕。
  “七劫碧月劍,分光化水,可度人元神?!憊壅街絲?。
  這是一名男子,一身藍色仙衣,看起來頗為不凡。
  “何謂度人元神?”有人在旁詢問。
  那男子輕聲一笑道:“自然是超度?!?br />  陳青卻是突然收回赤金仙劍,以純粹肉身上前,一把抓住一把翠玉飛劍。
  赤金仙劍乃是青鴉妖神為了他的親子,從地心中取出的仙金鑄成。。
  只說鑄劍仙金都極為難尋,更何況被青鴉太子以心血淬煉許久,遠不是那飛劍能比。
  “你的法器不錯,我要了?!背慮噯叢詿聳鋇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