娆ц冻鑱斿畼缃?:1066 幽靈號13


  這個行星上,要是也存在著某種特別擅長隱匿的寄生生物,她一點都不感覺奇怪。
  “他沒死,麻煩還會再來!”
  光線折進夜鶯那只顏色偏淺的眸子里,燃起一小撮火焰,映著她的自信。
  并且,夜鶯自告奮勇,說要看著小胡子。
  理由是她能隱匿,能近距離觀看,不會驚動那個東西。
  蘭疏影忽然想起來,夜鶯生前是靈貓族。
  攀爬和隱匿,這兩項其實是她的種族天賦,由于死后不能釋懷,夜鶯花了不少技能點,終于把它們弄滿了。
  不圖功效,只為了成全那份情懷。
  “好吧,那就你去?!?br />  蘭疏影拍拍她肩膀,鼓勵地說。
  “嗯!”夜鶯揚起笑臉。
  小胡子檢查完畢,臉色有點陰沉。
  看他這樣子就能猜到,報警裝置一定沒被觸發。
  神秘的“幽靈”在困擾他。
  邊角坐著的安梨忽然碰碰她哥。
  安鶴疑惑地看過去。
  過了會,趁著其他人打牌,兄妹倆先后離開。
  挨著安鶴坐的夜鶯抬頭看了一眼。
  她以為他們是尿急,沒多想。
  兄妹倆一個假裝回屋,一個轉了一圈,最后在營地深處碰面了。
  “你剛才想跟我說什么?”安鶴問。
  安梨一臉興奮,趴到他耳邊說:
  “我知道這個劇本!我看過!”
  安鶴聽了這話很吃驚。
  “我以前看過這個故事,好像是叫幽靈5號,本來我也沒想起來,然后,這個地方有幽靈,他還看見衣服起來殺人,這跟故事里一樣!”
  安梨噼里啪啦說著。
  仿佛已經掌握了通關秘籍。
  “……故事后半段就已經把謎底解開了,這顆行星的空氣里有大量特殊氣體,它能讓人產生幻覺,把心底最恐懼的東西變出來!像是那個衣服怪,就是他小時候害怕的!”
  “這樣啊……”
  安鶴的思路有點遲鈍。
  他從來不看小說,不像妹妹那樣涉獵廣泛,看她說得那么詳細,應該不會錯。
  “后面還會出現一個貪吃鬼……”
  安梨洋洋得意,她說得投入,聲音不知不覺變大了,完全沒注意到身邊多了幾片陰影。
  一只手突然從背后伸出來捂住她的嘴!
  “唔唔!”
  安梨掙扎起來。
  跟那雙陰鷙的眼睛一對,安鶴的后背涼了大半,急道:“大人,這是為什么?!”
  原來,禁止她說話的人就是謝天。
  他的神情比冰還冷,已經浮現出殺意。
  安鶴當然不服!
  在他看來,自己妹妹居然正好了解這個劇本,那不就是在幫大家早點通關嗎?所以為什么要這樣對小梨?你是前輩,你就能這么不分青紅皂白,胡亂欺負人了?
  “哥?”謝地也很恍惚。
  他不喜歡這個鬼鬼祟祟的女孩,可這……
  突然走到要打要殺的境地,就讓他看不懂了。
  一道冷淡的聲音插進來,為他解了疑惑:
  “只要有一個人說出殺戮劇本的原本走向,劇情就會更改,你們可以看看現在的任務欄……與其浪費時間跟她生氣,我們不如去找找新的線索?!?br />  蘭疏影最后看了安梨一眼。
  她犯的錯,源于新手的無知。
  這條規則并不是明白地寫在哪里,而是無數人用失敗換來的教訓,安梨不知道很正常,沒見作為執法者的謝地也沒聽過么。
  安梨也許是好心,也許想炫耀自己的知識量。
  但她選擇繞過眾人,只把這個故事說給她哥哥聽。
  于是,當大家意識到不對勁,過來找到兄妹倆的時候,已經錯過了打斷她的最佳時機。
  劇情線更改是大事。
  你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
  殺戮游戲的控制系統,絕對沒那么好心!難度只可能越來越高,而不會讓玩家輕易帶著獎勵離開。
  安鶴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干脆地鞠躬道歉,一句也不辯解,把姿態放得很低,保證以后一定會管好妹妹,絕對不讓她多話了!
  夜鶯沖上去揪住他:
  “以后?你以為這就是一次游戲,這么多人聚在一塊是來郊游的嗎?耽誤了我們的事,你輕飄飄一句好好管教就能負得起責任了?”
  “還有,你們一直這么跟著到底幾個意思?早tm說過了,不想跟你們一塊,不想!是都沒長耳朵???”
  “你倆答應得還挺利索,那為什么又要讓我們看見,找存在感?”
  她神色漸漸冷厲,語速也慢了下來:“你知道……上一個在我面前秀存在的家伙……是怎么死的嗎?”
  她甩開手,一腳踢飛了安鶴,然后殺氣騰騰地轉向安梨。
  夜鶯從來都不是個好脾氣的。
  她柔順可愛,那是在特定的人面前才那樣。
  而且她雖然愛美,卻沒有所謂的“偶像包袱”,換句話說,她完全不介意拋開執法使的身份,隨心所欲——隨便是誰惹了她,反正她就敢不分場合,直接開撕。
  安鶴撲到妹妹前面,弱弱地辯解道:
  “大人,我們也不是故意跟來,都是系統安排的!我們抽到強制試煉,必須這個月通關,這……殺戮游戲每個月只能排三次,前面已經失敗兩次了,沒機會了啊……”
  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不要尊嚴地苦苦哀求:“我們什么都不敢做了,保證,接下來我們一句話都不說……您看這樣行嗎?”
  意思就是,他倆縮在一邊,絕對不干擾其他人的行動。
  作為新人,這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做法:
  不能做出貢獻,那我就乖乖待著,堅決不給你們添麻煩。
  問題是他這句話用的時機不對。
  早點說,顯得他們很有逼數,說不定還能得到一點理解和照顧。
  現在說還有什么用?
  這下,連謝地都忍不住了,他不可置信道:“喂!明明是你妹妹做錯事啊,她坑了我們,現在你倆還想白躺著通關,怎么能這么不要臉?”
  謝地針對的只是安梨。
  到了這個時候,安鶴仍然在維護她。
  “她是因為不知情!我們都不知道會這樣,就是正好想到了所以就說出來啊,我,我是正想跟你們說呢……”
  所有人不為所動。
  他們都能看到,任務欄的底色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