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欧冠联赛 > 神界天書 > 第六百九十二章 消滅神噬

娆ф床鍐犲啗鑱旇禌 :第六百九十二章 消滅神噬


  冷東平復了一下激動的心情,幾步上前抓住張浪的手,感激道:“我知道,這其中肯定發生了很多不合常理的事情,既然你不想說,我們也就不問了,但無論如何,既然你復活了我們的三弟,則是對我們有恩,以往的仇隙一筆勾銷,今后我們會視你為恩人?!?br />  冷少恭神色微變,忍不住打岔道:“可是偌大的冷家……”
  “那都過去了!”冷東回頭瞪了冷少恭一眼,不讓冷少恭再說下去。
  因為,此前他們萬念俱灰,一心求死也就罷了,如今見了成神的希望,自然沒了求死之心,不想再與張浪為敵。
  況且如今的張浪顯然不同于往日,早已站在了和他們截然不同的高度,冷東哪還敢和張浪為敵?!
  “哎?!崩瀋俟玖絲諂?,他看懂了冷東的意思,所以也沒再繼續糾纏下去,只能就此作罷。
  “我沒有和你們解釋,并不是因為我不想說,而是因為我沒有這個時間了?!?br />  張浪無奈,指著神界之門后面的神壇,解釋道:“我若想說清楚,至少要三天三夜,可神壇里的神噬還等著我去解決?!?br />  “至于滅亡的冷家,二位放心……我會想辦法復活所有人的?!閉爬說?。
  這下子,還沒等冷東與冷少恭開口,趙殘陽先瞪大了眼睛,驚問道:“什么?你要復活所有人???!”
  “嗯?!閉爬說閫?,似是在思考著什么,輕聲問道:“你是神帝之子,你是否了解次元召喚術這門功法?”
  “當然,這是我爹最引以為傲的一門功法,不過這門功法太過逆天,故而一生只能施展九次?!閉圓醒艫?。
  “九次之后呢?會怎么樣?”張浪若有所思道。
  “會損耗你的壽命、修為、生機……最可怕的是,如果過分使用,它會讓你逐漸從其他人的記憶里消失?!閉圓醒粽Q?。
  “從其他人的記憶里消失?”張浪愕然。
  “沒錯,這種能力涉及到因果,如若你過分使用,那么會讓所有認識你的人全都忘記你,甚至……與你親近的人,再次看到你之后,還會升起一股沒由來的厭惡感?!閉圓醒艫?。
  “也就是說,他們不僅會忘了我,而且會無緣無故的討厭我?!”張浪問道。
  “嗯,這簡直是比死亡更嚴重的懲罰?!閉圓醒艫懔說閫?,神色異樣道:“你該不會……想繼續使用次元召喚術吧?”
  “哈哈,我可沒那么傻,只是好奇而已?!閉爬誦ψ乓×艘⊥?。
  “那你怎么復活其他人?”趙殘陽狐疑道。
  “嘿嘿~山人自有妙計!”
  張浪神秘一笑,轉身對冷東與冷少恭道:“你們暫且留在這里,最好也嘗試一下超脫,等我解決了神噬之后,便會回來找你們?!?br />  “多謝自由神,如果需要幫助,我們義不容辭?!崩潿?。
  “哈哈,要謝也不該謝我,我可沒法把你們帶到神界,該謝殘陽兄才對?!?br />  張浪笑著看向趙殘陽,趙殘陽連忙擺手,不過冷東與冷少恭已經滿臉感激之情的看了過去,道:“多謝神帝之子!”
  “哦?”趙殘陽挑了下眉毛,好奇問道:“你們認識我?”
  “都是蒼茫宇宙里的修者,怎能沒聽說過神帝之子趙殘陽的大名?!崩潿?。
  “哈哈,原來我的名氣已經大到了這種地步?!閉圓醒糶Φ?。
  “嘖嘖嘖?!閉爬朔爍靄籽?,轉身看向神界之門里面的神壇,喃喃道:“老東西,現在……我們的賬可以好好的算一算了!”
  “你要回去了么?”趙殘陽走過來問道。
  “嗯?!?br />  張浪點頭,回頭深深的望了眾人一眼,道:“等我?!?br />  “需要幫助么?我可以幫你?!閉圓醒艫?。
  “哈哈,這就不必了,多謝好意,我們蒼茫宇宙的事情,還是交給我來解決吧?!?br />  張浪笑了笑,縱身躍入神界之門,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趙殘陽與冷東、冷少恭、蕭乞三人望著神界之門漸漸消失,互相寒暄幾句,趙殘陽也轉身離開了。
  而冷東、冷少恭則與蕭乞一起坐在了樹下,并沒有立刻感悟超脫之力,而是靜等著冷星辰蘇醒,正好陪著蕭乞一起為眾人護法,沒事就聊聊天,說說閑話,倒也不算無趣。
  ……
  神壇中。
  張浪站在蒼茫迷霧之中,一頭長發驟然恢復成金色,他睜開那雙金色的眸子,兩道閃電般犀利的目光射入迷霧之中,瞬間把藏在迷霧中的神噬官看了個清清楚楚。
  “超脫之后,果然不一樣?!閉爬爍鋅?,以前他的洞徹之眼是根本看不穿迷霧的。
  “既然這樣,就先去找那只妖邪吧,等殺了他之后,再來清理剩下的雜碎!”
  低語一聲后,張浪的身形漸漸消散了。
  ……
  始神殿。
  張浪站在“始靈朝拜圖”前駐足許久,嘴角掛著抹淡淡的笑意。
  “神噬之主,我說為何到處都尋不到你,原來你藏在了這幅壁畫之中?!?br />  話音未落,張浪抬起衣袖拭去壁畫上的塵土,只見那原本空無一人的王座上,卻莫名其妙的多了團黑影。
  這黑影,正是曾經偽裝成神帝的神噬之主。
  “怎么?不肯出來么?”
  張浪盯著那團黑影望了一會兒,嘴角的笑意漸漸化作一抹狠戾之色。
  “既然你不肯出來,那我就將你打出來??!”
  砰!
  張浪暴起一拳打在黑影上,強大的超脫之力直接打崩了半堵墻壁,將神色慌亂的神噬之主震了出來。
  “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神噬之主大驚失色,轉身就要逃跑,可惜被張浪一把拽了回來。
  “看來,你不懂什么叫自由之道?!?br />  “不過,你也沒機會懂了!”
  張浪懶得和神噬之主過多廢話,子羅劍憑空出現在張浪手中,猶如出海蛟龍般刺在神噬之主身上。
  神噬之主怪叫一聲,也不知用了什么詭異功法,以一個詭異的角度逃了出去,如黑煙般“唰”的一下消失了。
  “哪里逃!”
  張浪怒喝一聲,拔腿便要追去。
  但就在這時,張浪忽然聽到身后傳來一陣腳步聲,似是有人趕了過來。
  張浪皺眉,回頭看向身后,直接迷霧中有兩個朦朧的金色身影。
  “誰?!”張浪問道。
  “我是第一個進入神壇的古神?!?br />  “我是七十萬年前的陽神!”
  兩人很快便走到了張浪眼前,古神赤發銅體,身材魁梧,站在那里就像一尊鐵塔似的。
  而陽神則與張浪相似,金發金身,猶如完美神祇,睜著雙太陽般的眸子看向張浪。
  “吾等特地趕來,助你一臂之力!”古神道。
  “哦?”張浪睜開洞徹之眼,金光照射在古神與陽神身上,頓時看穿了他們的本質。
  原來,這兩人根本就是兩句腐朽、干枯的尸體,原本的意識早已渾濁不清了,現在所表現出來的狀態,只是一種奇特的偽裝而已。
  “呵呵?!?br />  張浪冷笑,他頓時明白了眼前這兩具尸體就是古神與陽神所變得神噬王爺,于是便目光凌厲道:“我已經不是從前那個傻子,但你們……卻還是只有這點伎倆!”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清理你們這些雜碎!”
  張浪暫時放棄追逐神噬之主的想法,提劍便向兩個神噬王爺殺去。
  “古神”與“陽神”大驚失色,躲閃之余慌忙哀求道:“不要殺我們,我們是來幫你的??!”
  “幫你奶奶個腿,老子需要你們幫?!”
  張浪根本不聽兩人解釋,他的洞徹之眼看的清清楚楚,這兩人分明就是兩具死了不知多少年的尸體!
  “去死吧!”
  唰!
  張浪施展自由之劍,在瞬息間連斬萬劍,直接將“古神”與“陽神”砍成了碎片,幾片尸骨殘渣掉在地上,漸漸滲入了墳土之中。
  “神噬之主,我看這次誰還能救你?!?br />  “自由之道,帶我去神噬之主面前!”
  嗖!
  張浪身形猛地消失,再度出現后,已經出現在了倉皇而逃的神噬之主面前。
  神噬之主嚇了一跳,驚慌失措的后退幾步,扯著嗓子大喊道:“眾神何在?!速來救駕??!救駕?。。?!”
  嗖嗖嗖!
  霎時間,成千上萬的神噬官齊齊涌來,神噬候、神噬將、甚至就連創造迷霧的神噬相都趕來的,烏壓壓的一大群,氣勢磅礴,倒真像是一群神將。
  但,張浪睜開洞徹之眼看過去,頓時看破了他們腐朽、干枯的本質,這一群金芒萬丈的神將瞬間變成一群空洞麻木的行尸走肉,毫無氣勢可言。
  “呵呵,自欺欺人的東西?!閉爬肅托Φ?。
  神噬之主藏在眾多神噬官當中,眼神死死的盯著張浪,他仿佛瘋了似的,歇斯底里的大吼道:“眾神聽令,替朕殺了這個反賊,將他碎尸萬段,讓他不得好死??!”
  所有神噬官頓時圍了上來,如下了山的餓虎般撲向張浪,似要把張浪撕成碎片。
  張浪不慌不忙,非但沒有半點懼意,反而臉上還掛著一抹笑意。
  “都到現在了,你還在做你的神帝之夢嗎?”
  張浪抬手,輕輕打了個響指,方圓百里內的神噬官瞬間爆碎,迷霧燃起一團星星之火。
  瞬息之后,星星之火猶如燎原般“唰”的一下席卷而出,頃刻間焚盡了所有迷霧,露出一座又一座荒蕪、古老的大墳。
  “??!”
  “吱……呀??!”
  無數神噬官凄厲的慘叫著,一個接一個的消散,很快就全都化成了飛灰,洋洋灑灑的飄在空中,形成一幅蒼涼的畫面。
  “不可能……不可能,這是我的神界,這是朕的神界,朕可是神帝,朕可是眾神之主?。?!”
  神噬之主目光呆滯的搖著頭,他伸出手,拼命的想抓住空中飄揚的飛灰,可卻攥不住一分一毫。
  “呵呵,真慘?!?br />  張浪冷笑著看向神噬之主。
  現在的神噬之主再也沒有了光芒萬丈,沒有了威風凜凜,亦沒有那種勝券在握的滔天氣焰。
  神噬之主就像個失魂落魄的遲暮老人,后退幾步,“噗通”一聲摔倒在地上,開始抱頭痛哭。
  想來也是,數千萬年,甚至上億年構造的神噬王朝,結果卻在頃刻間毀于一旦,這件事放在誰身上也接受不了。
  但是,張浪卻絲毫不可憐神噬之主。
  且不說這成千上萬的神噬官都是蒼茫宇宙歷代以來的最強者,只說神噬之主堵住了神界之門、斷絕了蒼茫宇宙成神的希望這一點,就足夠他死上一千次,一萬次!
  要知道,神噬之主堵了多久的神界之門,蒼茫宇宙就絕望了多久!
  而且,如今的蒼茫宇宙中還有三萬年前遺留下來的迷霧,在不斷侵蝕著世人,塑造出一個又一個失去理智的灰魔,不知使得多少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而這一切,只是因為神噬之主的一己私欲,只是為了他一個想當神帝的春秋大夢而已!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落到今天這種下場,是你罪有應得!”
  張浪不再猶豫,一劍刺死神噬之主,浩瀚的超脫之力瞬間將神噬之主碾為飛灰,連一滴血都沒有放過。
  就算如此,張浪還是不放心,硬是從眉心處逼出一團超脫之火,將神噬之主留下的飛灰燒成虛無,抹去了神噬之主存留在天地間的所有痕跡。
  “呼……”
  張浪這才長舒一口氣,心里的石頭終于落了下去。
  他回頭,看著空蕩蕩的神壇中,漫天飄揚的飛灰,心里五味雜陳,頗不是個滋味。
  如今,神噬基本已經解除了,這里再也沒有神噬官與“詛咒”,迷霧被張浪的超脫之火燒了個一干二凈。
  抬頭看天,可以看到蒼穹上有一盞金芒萬丈的神界之門,只要有修者飛升上來,便能輕而易舉的進入神界,尋找屬于自己的超脫之道。
  但是,蒼茫宇宙億萬年的強者卻再也回不來了,張浪沒有這個能力復活所有逝去的人,只能默默的站在神壇中,看著漫天飄揚的飛灰,暗自緬懷。
  “哎……真希望世上沒有罪惡,沒有貪婪,這樣就不會有那么多無辜的人,為之葬送性命了?!?br />  “可惜,趙殘陽說的沒錯,只要有生命的地方,就少不了……”
  “動亂與紛爭?!?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