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欧冠联赛 > 舊世圣約 > 第98章 黑夜的陰謀

娆ф床浜斿ぇ瓒崇悆鑱旇禌 :第98章 黑夜的陰謀


  一門圣魔巨炮筆直地躺在翡月閣的院子里,炮身上鋪滿了積雪,兩個鐵匠在巨炮的旁邊,使勁地敲打著一個實心鐵架,一邊為鐵架子安裝著鉚釘。
  這是洛黎委托鐵匠鋪打造的炮架,有了炮架之后,圣魔巨炮才是一個完整的火炮。
  他可不想把這身長十三米的巨炮當做火箭筒來使,打一炮出去這后坐力,估計都能操作者震成渣渣。
  “騙子,你把魔法炮能給我研究研究嘛!如果你同意,我可以答應你一件事情!”
  莉莉婭一直蹲在巨炮邊上,纏著洛黎,自從前天被這門巨炮的威力震撼到以后,她直接放棄了練習魔法,每時每刻都跟在洛黎身邊,想把這門大炮研究透。
  作為一名魔法師,她終于感受到了海月之前產生過的?;?。
  如果魔法沒用了,那自己是不是也快要沒用了。
  而眼前這一個沒有半點魔法氣息的巨型鋼鐵圓筒,居然能打出類同于八階魔法的威力,時代變了嗎?
  “真的什么事都可以嗎?”
  聽到莉莉婭的話,洛黎黯然一笑。
  “這……這……死騙子大流氓!”
  莉莉婭看到洛黎陰險的眼神,雙手環抱,轉身一咕溜就跑了。
  看著莉莉婭驚慌失措的身影,洛黎笑出了聲。
  “要知道這樣就可以把她嚇跑,我早這樣干了?!?br />  這兩天洛黎看見莉莉婭就想躲,把巨炮給她研究,倒不是不可以,可現在他只有一門,被她拆了的話,洛黎可要哭死在廁所里。
  “安裝好了,領主大人,尺寸完美契合,重量也足!”
  兩個鐵匠終于按照洛黎的指示安裝好了炮架。
  “謝謝你們,這是酬金?!?br />  洛黎拍了拍巨炮,確定穩固之后,將一袋金葉丟給了他們。
  “領主大人,這些鉚釘和工具真是太好用了,我們能不能也照著生產一些,酬金什么的就不需要了?!?br />  一個鐵匠指著地上那些螺絲刀、鉚釘槍說道,而他們對彈簧這種東西更感興趣。
  “嗯?”
  洛黎沒想到他們居然對自己帶來的工具感興趣,雖然他把工具的制作技術交給了科學院,但外面的平民并沒有見過這些東西。
  “我可以把螺絲刀和扳手的技術交給你們,還有配套的螺絲和釘子,至于造不造得出來我就不管了,那工錢就算你們付的專利費了?!?br />  洛黎思考了一下,隨后從戒指中拿出了紙和筆,開始寫起了制作流程。
  兩個鐵匠見狀連連點頭,表示對洛黎的提議很贊同。
  雖然只是一次普通的交易,可洛黎不知道的是,這一次交易將會給翡月盆地帶來新的經濟環境,也是私營企業如雨后春筍不斷生長的開始。
  ……
  安裝完畢的圣魔巨炮,終于有了一絲鋼鐵后膛大炮的霸氣,它靜如處子,卻又散發著冰涼又令人窒息的致命感。
  這一尊封建時代的工業化產物,正靜靜等待著它驚天動地的一刻。
  一道細小的虛空裂縫出現在巨炮的上方,將整個巨炮吸了進去。洛黎輕輕扭動著至尊魔域,沒有它,想要帶走這門巨炮,起碼要十匹馬來拉。
  積雪上留下了巨炮的痕跡,真正的嚴冬就快要來臨了。
  而這里,沒有商場,沒有游樂場,沒有娛樂城也沒有美食街,冬季居民們唯一的活動就是呆在家中閑聊。
  洛黎一直在考慮要不要把撲克牌或者麻將教給他們,順便再配上一桌火鍋。
  這樣居民們就可以吃著熱氣騰騰的火鍋一邊搓著麻將,那畫面太美洛黎不敢想象。
  他轉身走出翡月閣,空蕩蕩的街頭并沒有人影,只有厚厚的積雪鋪在道路上。幾棵梧桐樹枝承受不起積雪的重量,被壓塌掉在地上,不時發出響動,而這也是這冰天雪地的城鎮中,唯一的聲音了。
  出生在南方的洛黎,人生中第一次見到這么大的雪,鋪滿整個世界的白色,卻唯獨缺少了堆雪人的孩子。
  這個世界不缺戰爭,缺少的是能記錄這一切美好事物的詩與音樂。
  下次一定要帶一個音響過來,然后在翡月閣廣場開音樂會。
  洛黎想了想,轉身走回了翡月閣。
  ……
  ……
  此時
  距離翡翠城不遠處的暗影山脈崖壁洞穴中,一個奇怪的腦袋伸了出來,它左右張望打探著崖壁外的情況,這時積雪反射的陽光照到它的臉上,它下意識地躲進洞中,黑暗中,眼神里透露著對外界的渴望。
  崖壁外不遠處,是一個名為豐谷村的村莊,村莊曾經以采集鐵礦為主,因為靠近翡翠城,所以也是翡翠城大部分鐵礦的來源,自從西陲鎮使用炸藥大規模采集鐵礦后,村里大部分礦工都遷到了西陲鎮,現在村莊中只剩下了幾戶老弱病殘,他們大多以耕種為生。
  不過自從翡月閣的楓笛給他們頒發農耕補貼后,每家每戶不僅換上了鋼制的農具,還領到了不少領主大人帶來的高產種子,所以他們的日子也在慢慢改善,至少今年的冬天,他們不用到鐵礦里去勞動補貼家用了。
  豐谷村村口有一座破敗的木屋,有一個名叫豪斯的孩子獨自住在這里。
  豪斯是一個孤兒,父親在他還沒出生時就得病去世,他從小便和母親相依為命,在他六歲時,母親在一次鐵礦事故中離開了他,之后便只能靠村長和村民的幫助或自己去山上撿一些野果來換取生活必需品。
  自從新的領主大人來了之后,今年已經十三歲的他不僅領到了農業補貼,還在注冊身份牌時領到了一枚金葉。
  有了錢之后他立馬給自己買了一件過冬的新棉衣,還購買了不少糧食和煤炭,準備舒舒服服地度過這一個暖和的冬季。
  而今天,趁著還沒有下雪,豪斯準備在入夜之前清理掉房屋上的積雪,以免夜里下雪壓塌了房梁,畢竟這是他唯一的家。
  他準備在明年春季去翡翠城找一份工作,聽翡翠城回來的大人說,那邊新開了很多作坊,領主大人稱為工廠,而且石匠工會也在大量招人,聽說現在他們改名為翡月建筑工會了。
  豪斯決定去學習做一名石匠,學習建造房屋的技術,這樣等自己有了錢,不僅能把自己的房屋補好,還有了穩定的生活來源。
  也許自己或許能在翡翠城里買上房子,那里有糧店、酒館、集市,一切都那么美好,都是村里無法比較的。
  想到這里,豪斯一邊哼著歌一邊趴在屋頂掃著雪,充滿了對未來的希望,不到一會兒便困了。
  這時太陽已經西斜,疲倦的豪斯鉆進了屋頂用來通風的木窗,在木屋屋頂的橫梁上躺了下來,開始打起盹來。
  他睡得很香,不知過了多久,屋外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把睡夢中的豪斯吵醒了。
  他抬頭一看,此刻天已經全黑了,而自己的工作才進行到一半,正當他準備起身爬出木窗時,突然,一個黑色的影子從他家的籬笆前閃過,從影子的輪廓看來應該是一個人,一個鬼鬼祟祟的人。
  影子踩在泥土上發出的聲音清晰地傳到了豪斯耳中。
  該不會是小偷吧!
  豪斯不敢輕舉妄動,翡月盆地雖然有過小偷,但極其稀少,人們雖然吃不飽飯倒也餓不死,所以也沒人愿意去當小偷,畢竟偷盜可是要去礦山強制勞動十年的。
  而面前這個人似乎很有經驗,他行走飛快,但卻身輕如燕。
  只見他翻進了籬笆,走到了豪斯的木屋前,靠著窗戶往里面打探著,隨后整個人從窗戶跳進了豪斯家中,在他進入的瞬間,豪斯似乎看到了他手中長矛。
  一滴滴冷汗從豪斯額頭上流下,此刻的豪斯緊張地閉著氣,害怕被屋里的人發現,三十秒后,影子爬出了窗戶,他好像沒有帶走任何東西,這反倒讓豪斯更恐懼了,心臟越跳越快。
  人影迅速地跳出了籬笆,朝著村莊的方向而去。
  正當豪斯準備爬下屋頂去通知村長時,黑暗中,更多的聲音傳進來豪斯耳中,他往外望去,似乎剛剛那個黑影打了信號,隨后便有十幾道黑影從草叢里爬了起來,他們手中都拿著長矛,起身后便集體向村莊的方向潛行了過去。
  看到這幅情景,豪斯立馬縮回了木窗里,他大氣不敢出,死死地盯著窗外的動靜,害怕自己被那些來路不明的人發現后殺掉。
  就這樣保持這種樣子,豪斯呆了一晚上。
  當第二天太陽升起,整個村莊都被照亮的時候,他終于提起勇氣,爬下了屋頂。
  此刻的村莊異常安靜,沒有人出來打水,也沒看到有人到地里勞作,只有死一般的寂靜。
  確定周圍沒人之后,豪斯走出了自己家,朝著村長家跑去,一邊小跑著,一邊大喊著村長的名字。
  “威斯村長!威斯村長!”
  沒有回應,甚至沒有任何聲音,沒有人聲,沒有雞鳴,沒有狗吠。
  只有豪斯自己的聲音在空中回蕩。
  這時,一只躺在地上的狗出現在豪斯面前,它似乎是在睡覺時就死去了,脖子被劃破,鮮血染紅了土壤。
  “這不可能,不會的?!?br />  強忍著淚水的豪斯慢慢推開了村長家的門,他看見已滿頭花白的村長靜靜躺在床上,他的孫女海德和他躺在一起,而花白的胡須上,沾滿了鮮紅的血。
  “海德!海德!”
  豪斯不敢相信他的眼睛,這個在他失去母親后把自己供養成人的老村長,和另一個他最好的玩伴,他發誓要娶回家的女孩,此時此刻已經沒有氣息。
  他們靜靜躺在那里,就像睡著了一樣。
  “?。。?!”
  豪斯的怒吼聲響徹整個豐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