娆у浗鑱斿拰娆ф床鏉?:第1746章 極點


  很快,隨著河水的一陣涌動后,一位身穿碧藍長衫的青年男子居然自河流中倏然騰飛了起來,更為離奇的是,他身上的衣衫竟是一點沾濕的痕跡都沒有。
  “王辰,呵呵,看來,我們又得要見面了!”直等到落在不遠處的空地上,該青年男子卻是立馬嘴角上揚地發出了一聲冷笑,詭譎中則又帶著各種不屑。
  ……
  而王辰等人,自是在解救了妹妹王毓含之后,便就很快通過光蛹回到了滄海之崖,并且讓身為醫神的齊小雅對其進行了醫治。
  也不知是遇到了什么大難題,還是實在能力有限,足足等了有好幾分鐘后,齊小雅卻依然還是朝著王辰等人很無奈地搖了搖頭,隨即嘆息一聲地說道:“生命征兆還存在,但她的意識卻是已經虛弱到了極點。
  并且我還發現,她的意識一直都在嘗試著躲避我的治愈,我已經嘗試了很多次,可每次都被她拒絕了,我…我真的是沒有一點辦法了!”
  齊小雅并沒有說假話,就在方才利用青山聽雨術救治王毓含的時,她竟是發現王毓含的意識始終都在拼命躲閃自己,只要自己的靈識一走近,王毓含的意識便是就立即自外表反彈出一股強大的力量。
  畢竟只是一個天階的凡修,對于王毓含這種極為特殊的體質,齊小雅自是沒有一點辦法都沒有,也更是在體力上完全耗不起。
  這不,也就僅僅試了不到七八次的樣子,齊小雅的臉色已是被整得一片蒼白不已,冷汗更是猶如珍珠一般地傾瀉而下。
  對于齊小雅的忠誠程度,王辰可是從來都沒有懷疑過的。
  眼見她再也支撐不住,王辰自也是不敢再作遲疑,連忙便將齊小雅扶坐到一旁的沙發內,這才淡然一笑地說道:“好,我知道了!那你先休息會兒,我來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
  可還未等王辰走近床前,一旁的藤原辛香卻是率先一步走了過來,隨即一臉誠然地說道:“要不還是讓我試試看吧!我雖然是出身于忍者家族,但對醫術多少還是有些研究的!”
  “額……那成!記住了,如果實在不行,千萬不要硬撐,明白嗎?”王辰雖然也很想回絕,但一見到藤原辛香滿是赤誠的眼神,終究還是點頭應了下來。
  “嗯嗯,我明白的!”對于王辰的擔憂,聽入耳中的藤原辛香竟是莫名地臉頰不禁微微一紅,連忙有些羞澀地點了點頭。
  當然了,王辰之所以會讓藤原辛香上前一試,其實也是有經過考慮的,若非不然,就妹妹王毓含此時的狀況,可謂是兵差一招,便就是小命直接一條,他怎么可能會隨便讓別人冒這樣的風險,哪怕是自己的女人那也絕對不行。
  而在所有的世界中,雖說是有分為異界、人界、靈界、冥界、玄界和隕界六大界定區域,但終歸起來,卻依然還是無法與人界有著一定關系的。
  至于在人界呢,有關術這一方面,則又界定為五大區域,即東方玄術、島國詭術、西方靈術、印度幻術和泰國咒術。
  東方玄術,指的自然就是華夏民族的玄業之術,又可稱之為玄學之術,是以東方風水、陰陽、四象、五行、八卦以及九宮等為代表,其中又以陰陽、五行、八卦和九宮為冠首。
  島國詭術,指的則是島國的詭蒙之術,以無形勝有形,是以離奇變化來讓受術者的心境直接陷入瀕死甚至是死亡狀態,介于詭異的程度來定奪擁有此術者的能力大小。
  而忍術呢,便就是島國最具代表性的詭術之一,更是最為受器重的一種。
  西方靈術,指的是西方國家的靈源之術,與通靈術有些類似,但卻又有著極大的差距,是以古靈精怪的一些離奇術法為主,其中又以美、英、法三大國家為代表。
  而異能者、狼人、吸血鬼等,便就是這靈源之術的代表性產物。
  印度幻術,指的則是來自印度的一種超強迷幻之術,是以世間所有的物件來對受術者進行強制性的催眠或者制幻,由此以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在該術中,最為具有代表性的則就是變相瑜伽術和催幻術兩種,可千萬別小看了它們,真要玩起來,能對付得了它們的,全世界的術法還當真是沒幾個。
  泰國咒術,指的就是來自泰國的一種恐怖咒術,是以通靈術為主要的基礎上,再晉升的極為厲害且霸道的詛咒之術,其傷害程度雖然無法與前三者相提并論,但該制受術者及所有周圍人的恐怖指數,卻在所有術法中排行首位。
  也就是說,在全世界內,會術的并非只有華夏民族一個區域,而是所有的地區都會有各自的信仰和實力基礎,并且其解決的辦法也更是千變萬化、各為所通!
  如此之下,既然身為華夏民族子嗣且又擁有青山聽雨術的齊小雅沒有辦法制約王毓含的意識,并達到救治的效果,那不如就讓身為島國望族之后的藤原辛香一試,也或許她還當真能有辦法也著實是不一定的,難道不是嗎?
  很快,依著島國醫術的藤原辛香便是已然右手騰起烈焰地坐到了王毓含的面前,繼而閉上眼睛緩緩將左手手指搭在了她的手腕上。
  “這?”李琪雪向來好奇心就特別重,眼見藤原辛香所使用的島國醫術探查方式,竟是與華夏民族的中醫探脈術有些相似,心中頓時便有些驚異了起來。
  “噓……”夏雨柔本就是心細之人,更是對王毓含這個從未見過的小妹尤為看重,此時一聽李琪雪開口,當即便有些嗔怪地朝著她瞪了一眼。
  見夏雨柔這般模樣,李琪雪自是立馬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也不及多想,當場就立馬閉上了嘴,眼神兒卻是不自禁地瞥向了兀自站在門口的王辰。
  而此時的王辰,早已是一陣心亂如麻,他很清楚王毓含對王家的重要性,更是明白她體內力量的特殊性,于情于理下,無論是哪種情況,一旦王毓含出了事,王家也好,滄海之崖也罷,都可謂是一種極大的損失。。
  ‘蝶舞之心……你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能力?為什么我歷經了千年之久,竟是對你一點都不知情呢?’突然想起王毓含在意識清醒時所提及到的蝶舞之心,王辰禁不住地一陣緊蹙起了眉頭,心中則是一陣犯起嘀咕來。
  的確,自王辰在異界出生直至今日的人界,對于蝶舞之心,包括其原主人慕容蝶舞,曾身為一方霸主的他,卻是一點都沒有聽說過。